相关文章

临时摊位挤在路口,问题真不少(组图)

  工业区路口,摆了很多摊位。

  本报记者 潘国志 文/图“每天开车上下班经过这里,总是提心吊胆,路口挤着这么多摊贩,万一哪天不小心,就出大事了。”5月30日,市民曹先生打进本报热线8690 1890(拨了就灵,一拨就灵)。

 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,曹先生在松门镇东南工业园区内上班,每天开车上下班。从去年开始,东南工业园区的一些路口出现了小摊小贩,后来,越聚越多,有些甚至占到了机动车道上,“这些小摊小贩摆在路口,很容易影响来往司机的视线,特别危险。”曹先生说。

  临时摊位挤在路口,问题真不少

  5月31日,记者专程赶到东南工业园区。到达时已是上午9点多,此时几处路口都摆上了摊位,有的更是直接将摊位摆在拐角的机动车道上,加上附近车来车往,看着着实让人揪心。

  其中,数时代花园小区与江南锦园小区之间的路口摊位最多,记者粗粗数了一下,有近十个摊位,其中有些是餐饮摊位,有些是水果摊位。

  附近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,“现在早餐店基本都收摊了,早上来时,路口几乎密密麻麻摆满了摊位。”

  虽然这些摊位方便了附近的居民,但问题也不少,除去安全问题,环境因素也不得不提。这位居民表示,“收摊之后,虽然有些摊主也会收拾,但地上仍会留下很多垃圾,而且他们使用后的污水就直接排在了路面或旁边的沟渠里。”

  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临时摊点?来自湖北的阮师傅最近一年都在东南工业园区一家工地上干活,但工地上没有提供中餐。“虽然附近也开了些餐饮店,但跟这些小摊相比,不仅距离远,价格也贵。”他算了一笔账,从工地到摊位集中的路口,步行仅2分钟,每顿饭花费仅5元钱,而到有店面的餐饮店,步行需要五六分钟,每顿花费需要15元。和阮师傅一样,不少在此工作的务工人员都会选择在这些临时摊点就餐。

  卢师傅是安徽人,来温岭已经22年了,以前在工地上工作,最近两年才开始摆设临时摊位,“没技术没文化,只能在这里混口饭吃。”

  对于在路口的摊位,他认为安全问题虽有,但不是很大,“我们都尽量靠边上了。”然而,记者看到,卢师傅的摊位实际上设在机动车道的拐弯处,假如有车子急拐弯,很可能会酿成车祸。

  他也坦言,行政执法人员曾数次来此执法,“每次来,我们都会快速收好摊位,等他们走了再回来。”而有些不肯收摊的摊主,会面临被收缴摊子的处罚。

  清理后又反弹,管理部门也很犯难

  记者随后联系了市行政执法局松门分局副局长杨维根。

  对于工业区内临时摊点较多的问题,他也很头痛,“之前我们就接到过群众举报,还收到了市长热线12345反馈过来的投诉。”

  接到举报和投诉后,他也安排了数次清理,“我们行政执法分局一共十几名队员,分成了3个组,一组是道路定岗,主要负责松门城区范围内的道路整治,一组受理举报投诉,另外一组负责巡查。”而东南工业园区,属于巡查小组管辖范围。

  “为了达到整治目的,我们在4月份就曾组织过数次清理行动。”杨维根表示,“每次清理,都会收缴一批摊子,但等我们走后,乱设摊位的情况又会反弹。”

  他们也曾想过,加强路面巡逻力度,但在实际工作中,行政执法局松门分局还要开展其他相关工作,比如“五水共治”“三改一拆”“多城同创”等。巡查小组的成员往往要被抽调去做其他工作,所以无法每天到东南工业园区巡逻。

  面对这一结果,杨维根表示,“明知道这些摊位设在此处,不仅卫生不达标,还会产生垃圾、污水乱排等问题,甚至还可能造成交通事故,但我们人力、物力却无法跟上,实在是很烦恼。”

  小摊周边车来车往,存在较大安全隐患。

  计划疏堵结合

  将摊位集中管理

  为了解决这件事情,杨维根和松门镇相关领导商量,最终有了一个整治方向。

  “下周,我们会进行一次大清理,先解决目前的问题。”他表示,“但仅仅依靠清理,是无法彻底解决问题的,毕竟工业区还处于发展阶段,临时摊点也的确能满足附近工人的需求。”

  怎么办?他说,镇里出台的初步方案,将会是疏堵结合的方法,镇里在工业区内划出一块地,作为临时摊点集中区域,“对其进行集中管理,不仅能化解交通安全、卫生、环境保护等问题,也能保证工人和摊主的需求。”

  假如迁移后,还是出现反弹怎么办?杨维根有些无奈,“迁移只是一份备案,目前最为可行的还是设置临时摊点集中区域,集中整治时,欢迎媒体来跟进报道。”杨维根发出邀请。

  得知镇里可能会划出临时摊点集中区域,卢师傅和其他一些摊主也非常向往,“每天担心城管来查,生意都做得不安稳,如果有这样一块区域,就不用提心吊胆了,而且可以避开汽车尾气及扬起的灰尘,卫生、安全方面也能更多一些保障。”

  对于此事,本报将继续关注。

  作者:潘国志